为什么幼儿园虐童事件屡屡发生

2017-11-10 12:18 来源:望月的博客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母婴亲子 | 参与评论

携程亲子园员工虐待幼童事件被曝光了,作为一个父亲,看到视频出奇的愤怒。

一两岁的孩子被推到在地、脑袋磕到椅子,两三岁的孩子被强灌芥末、一小时拉六次肚子,甚至还可能给孩子喂了安眠药,好几个孩子去医院检查都患上了应激障碍。

 

 

又一起人间惨剧。

事情发生之后,携程拼命甩锅给妇联及外包机构,而这家机构则拼命强调自己是有资质的。

是的,之前携程想自建幼儿园,但却因为没有“资质”被叫停,最后在市妇联的“推荐”下,选择了妇联直管的《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的“为了孩子学苑”,有意思的是,这家学苑并不是一个具有法律意义的实体公司,它没有幼托资质,在携程亲子园之前,也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

这里面有怎么样的利益纠葛,不点自明,如果不明白,可以到知乎上去看深扒和详细分析。

但携程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外包给第三方机构并不代表可以当甩手掌柜,何况携程还派有HR入园监管,监管责任是跑不了的,毕竟,在回答“公司福利待遇好是怎样的体验”时,你可没有说这是外包的功能,和携程无关。

 

 

连自己员工都敢坑的公司,用户算个啥!

在另外一个视频里,愤怒的妈妈们灌了涉事员工一嘴的芥末,旁边还有许多妈妈一边质问她们到底有没有给孩子喂安眠药,一边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警察的制止,恐怕还会发生肢体冲突。

鲜见男性,大概,在旁边录视频吧。

涉事的四名员工都已被警方控制,2012年,温岭幼教虐童案发生之时,当时两名幼师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了事,因为我们没有“虐待儿童罪”。而今,《刑法修正案(九)》已经通过,几名员工可能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携程方面开除了一名高管,妇联和杂志社方面也开除了涉事园长和员工,并进行停业整顿。

然而,我们想要的绝不仅仅是处理,而是如何杜绝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幼儿园虐童惨案从未间断。

2010年至2012年间,浙江温岭幼师被曝虐童近百次,包括两手揪住幼儿耳朵令其悬空,将孩子扔进垃圾桶等,视频中幼师的笑声犹如恶魔。

2011年10月,山西西安城东苏王早慧幼儿园4岁男孩没做好操,被幼儿园老师锯手腕。

2012年10月,山西省太原市一个幼儿园5岁女童十分钟被打几十个耳光。

2013年3月,河北燕郊幼儿园老师用针扎幼儿、用刀威吓幼儿、逼幼儿喝尿、逼幼儿吃老师鼻屎等众多虐童行为。

2014年3月,陕西省西安枫韵蓝湾幼儿园为了让孩子不生病天天去上学好多收钱,给孩子服用“病毒灵”。

2015年11月,河南焦作北大附属实验学校幼儿园幼师用针扎不听话小孩的胳膊、大腿和背部。

2016年11月,宁夏银川一民办幼儿园出现教师疑似拿针头扎学生的情况。

为什么悲剧屡屡发生?

原因有很多。

幼教资源稀缺是一方面,倒不是说幼师和幼教机构不够,而是靠谱的太少,我家门口的一家口碑还不错的幼儿园,收费昂贵不说,还要各种托关系才能进。

教育部门不作为是一方面,把准入门槛定得过高,或者政策不清晰,然后权力私相授受的有,监管不力听之任之的也有。我小孩之前在公立小学午托,后来教委不愿担责取消了午托,于是家长们不得不在周边寻找各种龙蛇混杂的午托班,最终导致了两名小学生被砍死的悲剧。

对幼师的考评是一方面,有人说许多幼师都是学习成绩不怎好的人才去考的,我觉得这其实OK,但对幼师的心理评估很重要,TA们有没有耐心去温柔地对待孩子才是关键。

舆论的报道是一方面,很多类似的报道,尤其是短视频和所谓自媒体文章,都采取了戏虐的方式,不但让惨剧变成了闹剧,而且可能让更多的人觉得有趣而去模仿。

家长的态度也是一方面,很多家长无视孩子的异常,甚至在孩子反映情况时不耐烦或者大声斥责,不但错事了发现和制止事态恶化的时机,而且让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造成心灵上的双重伤害。

我想,除了孩子家长和吃瓜群众,其他涉事方可能都希望事态尽快平息,毕竟这牵涉到社会稳定、阶层对立和对教育及其他事业部门的信任危机等多重问题。

但我还是希望能就这个事展开更多的、更为理性的讨论,在处理责任人的同时,商讨法律上、政策上、制度上的变革。

至于普通的家长,除了给孩子选择尽可能靠谱的教育机构之外,还可以经常和孩子沟通,了解在校期间的情况。好友仓浪介绍了一个不错的方法:

要想知道小孩儿在幼儿园经历了什么,推荐大家玩个游戏,让他/她扮演幼儿园老师,爸爸妈妈扮演小朋友,从进学校、吃饭、上课、午休到放学,他们模仿能力很强,基本就知道哪个老师比较凶比较Nice,哪个老师口头禅是什么了……

愿所有的小天使,都不再会被折断翅膀。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望月的博客)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