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悲歌——“四浏阳”

2018-04-15 17:25 来源:湖湘郑文化研究会 图文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城事 | 参与评论

 

慷慨悲歌“四浏阳”(即:浏阳四位壮士的简称)。

国人尽知“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因为有“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有喝断当阳水倒流的铁血男儿猛张飞,有被逼上梁山的豹子头林冲,有血染沙场、舍身报国的狼牙山五壮士……

但是,我今天要响亮地说一句"江南也有燕赵士,慷慨悲歌四浏阳!"因为浏阳有为了忠勇护国,以身殉职的易雄;有为了革旧鼎新,从容赴死的谭嗣同;有为了抗日救亡,壮烈牺牲的彭士量;有在敌人的枪口下发出永不消逝的电波的李白烈士 ……

易雄将军

易雄(257—322)。东晋名将,任长沙郡主簿时,恰逢义阳张昌举兵造反,连陷六郡,长沙州官万嗣与易雄被张昌所捊。易雄厉言骂贼,怒恼张昌,欲杀之,但易雄不为所惧,诘对如初。张昌为其忠直所感,释放了他,易雄因此名噪一时。升为湘州别驾,但他辞归故里。不久皇家诏下,用为舂陵县令。

晋永昌六年春,大都督王敦据武昌,举兵造反,湘州谯王丞要求各处助守长沙,但均畏缩不前。易雄招募县境兵士千人赴湘州御敌。相持数旬,伤亡惨重,易雄被俘,押至武昌。王敦亮出易雄所写檄文,怒目相视。易雄泰然自若地说:“此实有之,惜雄位微力弱,不能救国!今日之死,固所愿也 !”。因此惨遭王敦杀害,死时65岁。其妻潘氏惊闻噩耗,悲痛欲绝,率全家二十余口投门前樟树潭而死。满门忠烈,取义从容,浏阳河畔,万古悲风 !

谭嗣同

1898年9月28日,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极其阴暗而悲壮的日子,参与戊戌变法的维新志士谭嗣同、杨深秀、林旭、杨锐、刘光第、康广仁。在北京菜市口惨遭杀害,其实谭嗣同至少有三次机会可以从菜市口边缘全身而退。

第一次机会来自于父亲。当光绪帝授其四品“军机章京”,其父湖北巡抚谭继洵对儿子的处境非常清楚,他曾三次去信对谭嗣同晓以利害,命其退出变法,以避“杀身灭族”之祸。对父亲的规劝,谭嗣同毫不妥协。

第二次是在袁世凯告密后,慈禧发动政变,囚帝“训政”,下令逮捕维新派,梁启超劝谭嗣同一起出走日本。谭嗣同执意不肯,他对梁启超说:“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

第三次梁启超已避日本使馆,日本使馆方面表示可以为谭嗣同提供“保护”,这是最后的机会。谭嗣同坚辞不受并傲然宣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之所以不昌者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谭嗣同在菜市口法场上气壮山河的就义词,似一声声春雷,猛烈震撼着摇摇欲坠的满清朝庭……

彭士量将军

彭士量(1904年8月5日—1943年11月15日)。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三军暂五师中将师长,在著名的常德会战时,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壮烈殉国,年仅39岁。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

1943年11月初,日军纠集海陆空7个师团约10万精锐部队进攻常德,常德会战爆发。彭士量率暂五师参加石门保卫战,石门是常德前哨,易攻难守,日军对此是意在必得,如果打不下石门,北面日军整整四个师团都不能南下常德。暂五师进驻阵地后,师长彭士量当即命令部队构筑工事,补充弹药,并号召全师将士与阵地共存亡,决心同敌人血战到底。

11月6日,日军以两个完整师团的精锐部队,在优势火力的支援下分三路合围石门,彭土量将军指挥暂五师将士顽强抵抗,坚守县城,但因寡不放众,伤亡惨重。

11月8日,日军第三师团、第十二师团包围了石门,并在日本空军的配合下开始猛攻石门城。密集的日军像潮水一样涌向我防线,彭士量将军知道部队已陷入日军重围,仍临危不惧、沉着应战,将进攻的日军一次又一次地击退。

14日晨,日军与暂五师在川店铺、双溪桥一线展开激战,敌军多次猛扑均未得逞,这时日寇疯狂到极点,竟违反国际禁令,施放毒气,致使暂五师在红土坡的一个加强营近千人全部壮烈牺牲。县城北面防线被敌人突破,部分日军趁势进入城内河街,彭士量率兵巷战,将窜入之敌全部歼灭。入夜,日寇围攻更激,城厢被炸火光冲天,阵地几乎全毁、敌人又以云梯攻城,局势危急,彭士量亲自到西城巡查,谕官兵死守,并电呈上峰:“决与石门共存亡”。

15日晓,敌人几度攻城均被暂五师击退,此时彭士量他们已连续苦战了八昼夜,部队伤亡过半,下午三时许,几处城垣忽被突破,暂五师余下的官兵继续在城内与敌展开残酷的肉搏战,彭士量身先士卒,街、巷、民房皆成厮杀战场。

当完成掩护七十三军撤退任务后,暂五师于15日黄昏奉命撤出石门,但此时日军已在澧水对岸布阵封锁。暂五师在渡河时立即遭到围击,彭士量师长亲自指挥残部,奋力冲突,不幸在南岩门口被敌飞机机枪射中,壮烈殉职。据幸存的警卫人员报告,彭士量中弹倒地后,慨然叹道:“大丈夫为国家尽忠,为民族尽孝,死何憾焉!”身受重伤仍喊杀不绝,忠勇之气感动在场的官兵,立誓要为彭士量报仇。暂五师从14日夜晚到15日黄昏激战一天一夜,该师从师长到士兵几乎全部阵亡,仅有极小部分强渡澧水突围成功。

暂5师坚守石门八昼夜,以全师官兵几近伤亡殆尽的代价,消耗了日军大量兵力,拖延了日军进攻常德的时间,使驻守临澧、澧县、桃源、常德的军队得以充分准备,使常德会战赢得最终胜利。

"为国家尽忠,为民族尽孝,死何憾焉 ! "多么气壮山河啊 !正是千千万万象彭士量这样的热血男儿,用他们的铮铮铁骨,敲响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丧钟。

李白烈士

1958年,为了纪念在上海长期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的共产党员李白,八一电影制片厂以他为原型,拍摄了电影故事片《永不消逝的电波》。电影中的李侠对党的事业无比忠诚,临危不惧,坚贞不屈,为革命英勇献身的事迹,真实地再现了共产党员李白烈士的一生。

李白1910年5月出生于浏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秋参加红军,1931年6月,被部队选送去瑞金红军通信学校学习,开始从事党的通讯工作,是红军早期的报务员之一。结业后分配到红五军团13军任无线电队政委,后调任军团无线电队政委,长征后调任红四军无线电台台长。

抗战爆发后,党中央派他先后到南京、上海等地建立秘密电台。李白化名李霞,在日本侵略军、汪伪军警特务和流氓控制严密的南京、上海,他冒着极大危险,克服种种困难,担负起京、沪党组织与党中央的秘密电台联络工作,架起南京、上海和延安的“空中桥梁”。

1939年春,党组织安排女工出身的共产党员裘慧英与李白扮作假夫妻掩护电台,开展工作。两人在共同的革命斗争中产生爱情,第二年秋经党组织批准结为夫妻。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占了“租界”,秘密电台的处境更加艰难。1942年9月,日军宪兵队逮捕了李白夫妇。他在酷刑前经受了考验,严守了党的秘密,一口咬定自己是“私人商业电台”。敌人找不到任何线索,党组织也多方营救,次年5月,李白获保释。

1944年秋,他打入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做报务员。他化名李静安离开上海,往返于浙江的淳安、场口和江西的铅山之间,利用国民党的电台,为党秘密传送了日、美、蒋方面大量的战略情报。

抗战胜利后,李白夫妇回到上海,从事与党中央的秘密通讯工作,他凭着坚定的革命意志和精湛的业务能力,机智地与敌周旋,将党的地下组织搜集的国民党军的各种情报,通过电波传送到解放区。1848年12月30日凌晨,在与党中央电台通报过程中,被叛徒和国民党特务机关侦测出电台位置,在非常危急的情况下,他令妻儿转移,自己拍发出最后的情报,将底稿咽下,然后在敌人的枪口下,发出了永不消逝的电波 : "同志们,天快亮了,我被捕了,很想念你们"。在被捕后的4个多月里,他遭受了严刑烤打,残酷逼供,但始终坚贞不屈,敌人无法从他口中得到想要的信息。

最后蒋介石对李白案下达“坚不吐实,处以极刑”的命令。1949年5月7日,离上海解放仅20天,李白遭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牺牲时年仅39岁。他用滚烫的热血,染红了共和国的旗帜。

(湖湘郑文化研究会 图文)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慷慨悲歌——“四浏阳”"的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等行为的建议。请读者使用之前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四浏阳,四浏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