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追捕》影评:或许能念旧是我们的幸运

2017-11-23 23:13 来源:乌鸦火堂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浏河视点 | 参与评论

追捕影评

我不知道如今这个年代,还有多少观众还能看得上这样的电影,改编自上世纪70年代的老片,内核是上世纪80年代的江湖英雄,导演是一位70岁的“海归”。

从各方面来看,这部《追捕》都是显得那样的“过时”。

【怀旧】

还记得《喋血双雄》中的一句话,小庄说:“这个江湖已经不再适合我们了,我们都太念旧。”

我才意识到,这无疑是个不宜怀旧的年代。 但有的时候,明明说了不该怀旧,但总是不合时宜的陷入到旧时的回忆中。

有人说了,整天怀旧怀旧的,不怀旧会死吗?

确实,不怀旧不会死了,但对于香港电影粉丝来说,不怀旧却很难受。人生要向前看,但港片还是老的好。

作为港片粉丝,我的硬盘里那些周星驰、邵氏、银河映像、僵尸片乃至80、90年代各种类型的港片,是永不删除的,就是为了随时重温。我并不是死忠粉,但那个年代“皆尽过火,皆是癫狂”的香港电影,真的很好看,我相信如今很多年轻观众真的很少像我这样,对老港片如此迷恋。

这里面当然少不了吴宇森。

【回归】

就像这部《追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吴宇森真正的“回归”,但却来得晚了一些,这一“回”就是20年。没错,在我眼里,真正的吴宇森作品,不是他离港前最后一部《辣手神探》,而是97年的《夺面双雄》,无论是华语片还是英语片,这是真正意义上最后的吴宇森。随后无论战争片、谍战片、史诗片等作品,都与其风格相距甚远。

还记得当时《太平轮》的时候,我写过一篇评论,里面说道:“如今的吴宇森,真的不如重拍一遍《喋血双雄》,依然会有观众买账,而不是拍这种片子。”

没想到,两年之后,这位真的拍出了“新喋血双雄”,却不曾想咋一看,却有些“不合时宜”。昔日英雄片的惺惺相惜、英雄热血,江湖情义,在这个小鲜肉流行、整体阴柔外加卖腐的电影环境下,却又那么的格格不入。

那么话又说回来,这部电影到底是《追捕》还是《喋血双雄》呢?在我看来,更像后者。

彩蛋1,《英雄本色》的编剧

在本片的编剧栏中,看到了陈嘉上与陈庆嘉哥俩,这位当年都是《英雄本色》的参与者,其中陈庆嘉更是《英雄本色》的编剧。这部《追捕》选择这二位改编,是有意为之,因为只有他们才最懂得吴宇森的英雄世界。

【老电影】

1976年高仓健主演的那部《追捕》,改编自西村寿行的小说《涉过愤怒的河》。故事并非虚构,而是源于日本某制药公司的新药医药事故。

2017年吴宇森版《追捕》,正是改编自这部小说。所以,说本片翻拍自日版《追捕》的说法并不准确,电影的直接素材来自于原著小说。

日版《追捕》很老,老到什么程度,我都没有看过,我觉得我80后就够老的了,但我还是没有赶上该片风靡的时候,后来还是恶补的影碟。

但这部电影引进国内之后真的很火,火到什么程度?那首主题歌《杜丘之歌》,也就是“啦啦啦”,到现在还在某些场合在使用,当时杜丘的扮演者高仓健,是当时少女的一代男神,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爱豆”。

而且当时杜丘的行头,风衣把领子立起来,也成了潮流,现在仍有不少人喜欢把衣领竖起来的装扮,没错就是从那个时候、那部电影开始的。所以才会被很多年轻人嘲笑这种装扮“老气横秋”啊。

改编一部70年代的电影,是很需要勇气的。

因为时过境迁,原本的故事早已“折”在了时间的洗礼之中,显得十分老套。所以这部电影找来了吴宇森,用“回归”的方式去洗刷一部旧作身上的灰尘。

电影的开场,张涵予饰演的杜丘与河智苑的杀手,关于老电影的对话,还有那首《杜丘之歌》,是一次致敬,也是一次光影变幻的交融,随后一场非常熟悉的大战POSE,瞬间将记忆拉回到那个白鸽双枪的时代。

没有经过当年港片时代的新观众,甚至当年没有赶上日版《追捕》风靡时代的朋友,是无法体会到这种代入感的。

彩蛋2,《追捕》的梗

我第一次知道这部电影,还是在相声里,杨振华的《下象棋》,里面就用到了日版《追捕》的梗和台词,还唱了“啦啦啦”,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包袱:

“走(车)吧,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跳(马)啊,你倒是跳啊?”

还记得某一期春晚,用唐山话配音《追捕》中的经典段落,不知道当时央视用这些镜头的时候有没有版权。

“完了?哪儿有个完啊!”

【双雄】

在大卫·德波菲尔的《香港电影的秘密》中,有过一句话:“张狂的风格化,其实有他一套方法,那要用对应的角色做支点,来支撑万花筒般的技巧及夸张的通俗剧情节。”

没错,纵观吴宇森的作品,故事情节都是一如既往的薄弱,哪怕是在茶馆中宣泄一亿发子弹的《辣手神探》,更加到了“情节变得不寻常地薄弱”。但就是这样,吴宇森标榜的风格化才是格外突出:叙事技巧不拘一格,别具大胆创新的角色特征。

而且吴宇森格外偏爱对位角色,《英雄本色》有对应的兄弟角色,《夺面双雄》有对应的敌我关系,《辣手神探》有对应的同袍阵营。所以在吴宇森版《追捕》中,在原有故事主体不变的情况下,增强了三处对应的成分:

★福山雅治的警察,与张涵予的对应,一名警察一名逃犯,二者的对立关系;

★河智苑的杀手,与张涵予的对应,追杀者与逃亡者的对立关系;

★戚薇的真由美,比起原版多了一层关系,就是张涵予曾经是其未婚夫死亡的推手,使得她与张涵予又形成了一层对立关系。

一个受上级排挤的警察,一个被黑道追杀的逃犯,一个被控制但打算挣脱的杀手,一个打算为丈夫报仇的妻子,黑与白,正与邪,立场鲜明你死我活,几条路却同被逼入绝境,警察尽忠职守却被投诉,杀手信守道义却被灭口,他们一个个愤世嫉俗,一个个侠骨柔肠,他们是天定的敌手,却背离命运坦诚相见,肝胆相照并肩作战。

这些都是吴宇森擅长的,而这些也是《喋血双雄》里最为鲜明的。因为作为吴宇森在西方最知名的作品(该片要比《英雄本色》更加受人欢迎),也是吴宇森个人最喜欢的作品(原话为:是我完美的一部电影),各方面如火纯情,被完全复制到了这部《追捕》中。

上述几位角色,除了河智苑的杀手之外,在原著中都有原型,但本片却突出了对应关系。这种技巧的玩弄不算多余与无谓,因为每回双雄对峙,也同时在显示他们友情渐增,迈进了新阶段。(递弹夹那一幕,跟《喋血双雄》那一段经典场景非常类似)

就拿张涵予和福山雅治来说,从最早的被挟持驾车、到中段两人甚至在摩托艇中紧贴在一起,乃至后来并肩作战。从《喋血双雄》复制过来的华丽风格和角色配置,在这部老套故事的电影中,却夸大了传统双雄片本应处理得较为低调的东西。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如今的市场氛围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尴尬。

彩蛋3,喋血双雄

《喋血双雄》是我看过的第一部录像带电影,有人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亲戚家开录像厅,那时候很小,看了一堆科幻片和动画片之后,也看不大懂认不全字幕,《喋血双雄》是我用录像带看得第一部说中国话的电影。

虽然很血腥在当时觉得很吓人,但起码看懂了,这部电影也成为我最喜欢的香港电影之一。

【基情】

《喋血双雄》在西方被影评人归类为出色的Cult电影杰作,因为电影里在传统类型片的格局中加入了激烈的暴力场面和暧昧的同性恋投射,甚至很多西方电影榜单中都将该片归为同志片。

这一点对于喜欢香港电影的老观众来说,是始料未及且愤愤不平的。江湖情义和英雄相惜,竟然被别人看出来gay情,这是很不爽的。

但是如今呢?再来看吴宇森的作品,尤其是《喋血双雄》,两位大老爷们如此近的距离,诉衷肠,就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了。不怪如今的大环境,只怪当年太单纯,还有吴宇森刻板的原则。

吴宇森是张彻的徒弟,后者阳刚路线大大扭转了港片的“性格”,从黄梅调的旧派港片,开创了此后长期以男星为首的港片主流趋向,注重男性的雄健感,以及血肉暴力感,壮男裸胸露肉,是张彻影片的招牌。这一点也被吴宇森学了去,而且发扬光大。

就像《喋血双雄》中小庄与李鹰的对话,充满了英雄相惜的味道,但两人笑意浓浓的对望,如此近的距离,就连我这么喜欢该片的老粉丝,都不免有些尴尬,从而跳过这一段去直接沉溺于随后枪林弹雨中的英雄情义。

所以,到了吴宇森版《追捕》之中,张涵予与福山雅治之间的英雄相惜,同样也被会解读出多种含义,因为太过于暧昧。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吴宇森的守旧,明知道当下玩这些容易走火,但依然如此。也可以理解为吴宇森为了取悦很多腐女而有意为之,可以想象得到,张涵予与福山雅治,两位大型男,结尾处的暧昧,却会很多女孩的青睐,我觉得这是一个讽刺。

昔日的英雄们啊,只能靠这种噱头来吸引观众。。。

但是,我更相信这是吴宇森的原则,吴宇森版《追捕》并不是如《盗墓笔记》那样刻意去卖腐,而是吴宇森一如既往彻头彻尾的浪漫主义的宣泄,不嫌俗套一而再地大搞公式情节,而且满怀信念,这就是吴宇森。

就像两个人结尾,用各自的语言对话,谁也听不懂对方,但相谈甚欢,这就是71岁吴宇森的浪漫,这个曾经引领了香港电影浪漫主义的吴宇森的原则。

彩蛋4,两个人未完的话

结尾处,两位离别之际,握手寒暄之余,张涵予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究竟是什么呢?各位不要想歪,而是一段对白,这段对白应该是这样:

“你一点也不像个逃犯”。

“你一点也不像个警察,没想到了解我的是一个警察,我相信正义,但是,没有人理解我。好人通常被人误解。”

没错,《喋血双雄》中的台词,改一下,放到这里依然合适。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本片中,吴宇森也很克制。

【风格化】

简单说下,吴宇森的风格,夸张的慢镜,舞蹈版的双枪交火,背靠背的射击,还有环绕式摄影,推轨画面剪接方式和交替镜位的拍法。这部《追捕》里全都有。

所以不想再多说什么,吴宇森用最符合自己定位的方式,拍了一部久违的枪战片,骨子里面就是极致的风格化回归,尽管这些大家都很熟悉。

其实香港导演,有如香港电影“皆尽过火,皆是癫狂”的本色,都可以超越一般准则,不仅五花八门多姿多采,而且还风格独特旗帜鲜明。但吴宇森是呢,再次用《香港电影的秘密》中的一句话来形容:”终极的香港作者导演”。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对自己的导演风格全然自觉,可以熟练运用并配合不同时候的需要调校题旨与技巧。

把电影中这些动作场面,配合MTV式的音乐连续镜头,再加上永无休止的弧形运动摄影及浓郁背景映衬下忧郁的人物轮廓,还有那些魅力四射、心事重重的主角。这样的作品,集合了意式西部片、武侠片、黑色电影及浪漫通俗剧等各类型之大成的吴氏英雄片,可以放在任何电影题材中,但枪战片,却是最能突出吴宇森式风格的作品,尽管这部电影的故事很老套。

正如影评人吕克·慕莱(Luc Moullet)评价塞缪尔·富勒(Samuel Fuller,《刑警大队》《恐怖走廊》《公园大道》)的作品那样,放在这里,对于这部《追捕》乃至吴宇森的所有电影,都适用,这句话是这样的:

“这戏你喜欢也好,讨厌也好,但谁都不敢说自己无动于衷。”

【白鸽】

吴宇森的电影没有白鸽,就像海洋缺少了鲸鱼,就像森林缺少了精灵,缺少的是神韵。

这部电影中,白鸽再度出现,而且救了两个人,一个是张涵予,一个是福山雅治。

当福山雅治举枪面对张涵予的时候,一只白鸽飞过,然后者有了反击的机会。

当张涵予将福山雅治打倒的时候,一只白鸽飞过,后者偏头看着飞舞的白鸽,脑袋错过了与地上巨石亲密接触的机会。

白鸽的出现,让两位主角劫后余生,才有了后面的故事,这样的情节设置,可以算作是植入吗?

【夕阳】

“做人有原则,就什么都不怕。”这是《英雄本色》中的台词。

吴宇森原本也是有原则的,从《辣手神探》之后宣布不再拍华语片,从《碟中谍2》之后,用了近20年的时间,就开始尝试各种题材的电影,战争片、科幻片、史诗片、古装片,最后绕了一圈之后,却发现在20年的时光里,就像做了一场关于电影的春梦,醒来之后,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得到,只留下湿了一片的床角。

最终,他还是回归到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却已时过境迁。

对新观众而言,传统已死,就像河智苑结尾处叨念的老电影那样。

吴宇森版《追捕》,出现在新世纪次时代,还找到昔日作品的影子,终究而言,还是在于怀旧。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在新观众口中评价如何,也不知道电影中会出现多少次笑场,也不知道是否只有像我这样的老港片粉丝才会去关注这部电影,才会去关注一个71岁的老导演。

不知道的就不去管他,简单纯粹,怀念最好的港片时代。

正如《喋血双雄》中朱江饰演的冯刚说:“或许(念旧)我们幸运,我不想再这个世界上连个朋友都没有就离开这个世界,可是我欠你的太多。

小庄回之:朋友之间无所谓谁欠谁,不然要朋友做什么,对吗?”

或许能念旧,是我们的幸运。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电影《追捕》,追捕,追捕影评,吴宇森"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