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失语就别幻想虐童妖风一吹而过

2017-11-13 11:02 来源:河北新闻网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浏河时评 | 参与评论

搜罗了关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评论,让我最有感触的就要数这一段:

一个曾需要排队才能获得资格的亲子园,如今被曝出由清洁工代替教师、虐待儿童、机构无备案。家长们的泣不成声,涉事者的磕头道歉,携程的官方声明……这一切背后的细枝末节,为今天的悲剧铺好了路。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关系就这么明了。

借用一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天真的人呀,从人工到材料,里里外外都是偷工减料,能铺出一条好路来吗?有的逆袭,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有人爱说,风雨过后是晴天。可是,当虐童的妖风吹过,是否就能迎来“天下无虐”的明天?

每一起虐童事件发生后,作为家长的我们总在心底里祈祷,类似的事件不要再上演,类似的事件千万不要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然而却反复上演,冷不防的某一天自家孩子就成为受虐对象。仅今年以来,国内就相继发生了郑州一家幼儿园老师殴打20多名孩子、河北宝丰一名幼儿园女教师多次针扎20多名3岁左右的孩子、吉林长春麦瑞斯幼儿园一名幼师多次摔打撞击两名儿童等案事件。多少家庭多少孩子深受其害,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

为什么要虐童,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心底追问。

因为却爱,心理失衡,压力大……一个又一个的人性剖析。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人性的扭曲,对本应该悉心呵护的孩子施以毒手?

她,只是保洁员,没有保育证。然而她马甲一脱,摇身变成了老师。都知道,成为一名幼儿教师,没那么简单,专业的学习,良心的塑造,爱心的培育,一个也不能少,保洁员不具备这些呀。

他,第三方培育机构,看似正规,实际却并没有资质。比没有资质更可怕的是利益熏心,为了一味追求利润最大化,于是用极低的年薪招聘幼教老师,甚至不需应聘者提供任何资质证书。而且将成本一压再压,什么1:7比例配备老师,干脆来他个1:25!

他们,一个个管理者、监管者,恍然如在梦中。该备案没有备案,无资质却大摇大摆,师资力量配备严重不达标,明明就是“走几步”就能发现的问题,可就是发现不了,说好的监管居然处于失明失聪失语的状态,“都管都不管”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仅以上海为例,目前准备开办职工亲子机构的企业有59家,按照每家企业100个孩子、每个孩子每月3000元的保育费计算,每月费用可达1770万元,全年费用高达2.12亿元,而且这些亲子机构的场地一般由企业免费提供,其中利润之丰不言而喻。不敢想象的是,当巨大的“幼托蛋糕”遭遇沉睡监管,有多少无资质的教育机构会杀进来,有多少保洁员会混进来……

有力的监管没有到来之前,就别幻想虐童的妖风一吹而过!至少我这么认为。(李强)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监管失语"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