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画家的“转山记”

2018-01-10 16:36 来源:欧阳稳江 浏阳文艺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文艺资讯 | 参与评论

雪峰流云、骄阳雨雾、经幡、寺庙、宫殿、村落……2017年11月26日至2018年1月21日,广东东莞二十一空间美术馆的玻璃外展厅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一条巨大的“哈达”在此展开。二十一空间美术馆19.8米的空间高度,使得这几幅以藏区为主题的巨幅画作得以完整展示,给予观者震撼的视觉冲击力,感受到巨幅尺度所呈现出的力量。这便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美术教研室主任、浏阳籍画家王义明数次进藏的成果——《哈达》系列作品首次呈现。

“转山之路,是条无尽的哈达,五彩挥洒是千百次的膜拜。”自1986年大学毕业后,王义明前后上十次出入藏区,专心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并先后出版了以此为主题的《香格里拉的雨季》和《转山记》美术作品专著。

个 人 简 介王义明,湖南浏阳人,1986年毕业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1993年毕业于西安美院,获硕士学位,现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美术教研室主任,视觉艺术实验室主任,环境艺术研究所所长,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科专业指导委员会美术教学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中国建筑学会会员。

三十年前的西藏情缘

西藏,这片神秘的雪域高原,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到达的心灵圣地;多少人心驰神往的旅游胜地,希望一睹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藏民族的风土人情,揭开其神秘面纱。和许多人一样,浏阳画家王义明也有这样一份情结,而且他的西藏情结更显坚定。

“对于每一个搞艺术的人来说,那里无疑是充满吸引力的。”1987年,大学毕业刚刚工作一年后的王义明便做出了去西藏写生的决定,去那远离喧嚣、无人认识、宁静的西藏走一圈,或许在那里会发现一个全新的自己,可以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

带着这样的想法,王义明做足了充足的准备,并规划好了路线。从长沙出发,王义明一个人踏上了前往成都的列车,开启了一段全新的旅程。到达成都后,手捏着省文联开具的介绍信,王义明找到了成都军区专门为西藏运送补给物资的负责人。在得知王义明的来意后,对方却告诉他:进藏的车需要在半个月后才启程,如果需要一同前往则只能住在成都等待。

“那种充满期待的心情是无法等待的。”在收到答复后,内心充满激情的王义明决定独自进藏。真正踏上西藏的土地后,王义明被深深震撼到了。西藏的雪峰流云、骄阳雨雾、经幡、寺庙、宫殿、村落,一切都是那么雄浑与壮美。除了奇特的异域风光外,还有藏民的生活习俗也深深地吸引着他。

整整一个月,王义明一边走一边写生,将心中的那份敬畏一一留于纸上。对他而言,这不仅是一片灵魂洗礼的圣地,更是人生中一场难忘的遇见。从西藏回来后,王义明亦开始了与之相关的主题创作并进行了作品展览。

1990年,王义明考上了西安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毕业后前往华南理工大学工作,繁忙的教学工作让他将自己的西藏情缘悄悄藏于心中。2010年,开始专心绘画的王义明决定再赴西藏:“西藏的风物始终让人产生着一种敬畏之情。比如西藏的风、雨、雪、云,它们一直都是流动的。如果说你是来看风景的,看一次就够了,但吸引他的却是因为置身于其间而使得内心激发的那种喷薄之感。”

如果说第一次进藏是因为好奇,那么后面的八次进藏王义明则是一次比一次感受深,画风也在慢慢改变。看画的人常为他的作品所震撼,这不只是因为某幅作品有巨大的画面,而在于每一个画面呼之欲出的色彩。在这些强烈的色彩对比中,显示在画面上便是那跃动有如火焰的线和喷薄而出的色,看到的是一个生命体与这片土地遭遇时的脉动。

“于我而言,这份西藏情缘是很值得珍惜的。”八次进藏,王义明除了举办了数次主题展览外,更是出版了《转山记》与《香格里拉的雨季》两本作品集。

三十年后 “癫狂”的“转山”

“转山”是盛行于藏区的一种宗教活动仪式,围绕圣山步行甚至磕头,以表达虔诚敬畏之心。而王义明的“转山”却是他独特的艺术之旅。从2011年开始,王义明以每年至少一次的频率深入藏区创作,到今已是九次入藏。与藏传佛教表达虔敬的方式一样,他把这种艰辛的艺术之旅也称之为“转山”。

“转山”是一条漫长的路,那么再在“转山”的过程中将所见所闻当场就用画笔表现出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画完之后,你会明白什么叫作真正的腰酸背痛。”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原上,六块合起来宽七米高两米的油画布依次斜靠着摆放在越野车旁,现场没有座椅,巨大的画幅也不可能用画架支起来,所以只好放在地上。然而,面对着宏伟的高山和刺眼的蓝天,王义明虔诚地弯着腰,挥舞着手中的画笔,眯着双眼一工作就是整整一天。与此同时,调色板上那灿烂的颜色也被毫无保留地、虔诚地倾泻到了画布上。

从2011年开始,王义明陆续九次深入藏区,每次一呆就是个来月。和其他人的随便看看不一样,王义明的“转山”有了一种“癫狂”的状态:跋涉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原上,置身于雪山峻岭之中,不断地来回转悠,随时停车将画布摊开,随意涂抹着内心的感动。

随着进藏的次数增多,王义明的绘画风格开始改变。从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画面具有一种典型的、多少有些外露的表现主义倾向——色块明朗、用笔大胆、风格豪放,可以体会到艺术家作画时的激动与情怀。渐渐地,画面出现了异样的因素,外露的笔触少了,色调内敛了,甚至用油性笔画起了线条,层层铺叠,密密麻麻,有一种直指本性的尖锐感。景观也不再拘泥于现实所见,而是包含着对宏大气势的综合想象。

“我们远离的纯朴,却又渴望天真;我们习惯了‘文明’的生活,却又热切向往原初的自然;在现代文明的熏陶之下,我们的生活越来越重视细节,而彻底忘却了人类曾经来自于大自然……而西藏,它让我转变成全身心的体验,可以进入到一种脱离日常琐碎的沉思中去。”久居都市,王义明曾经同样感到困惑,为自己生活在一种过度的“人工包装”之中而感到沉闷。深入到真实的大自然之中,西藏给王义明带来的那种诧异与惊喜,以前那种从没有过的身体与情绪的放松,刹那间击中了内心最为柔弱的部分,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一种类似宗教般的情怀。

2017年,王义明再次进藏,由此也带回来了由五幅宽两米高十米组合而成的巨构和一部以此次绘画行动《转山记》为主题的记录片,画面上狂放的笔触和强烈的色泽很是让人震撼。据其介绍,这几幅长卷作品是自己在西藏用两天时间创作的。因西藏气候条件特殊,每天只能画五小时,“西藏风很大,而且人在那里容易有高原反应,只有在那种条件下,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这次在东莞展出的《哈达》系列就是这样画出来的。”

“王义明的作画方式,表面看是写生,究其实质,却是一种因眼前之峰颠壮美而掀 起的一场情绪与身体的同步运动。”对此,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著名理论家杨小彦对王义明的“转山”给予了高度评价。

名 家 点 评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华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王义明的作画方式表面看是写生,实质却是一种因眼前之峰颠壮美而掀起的一场情绪与身体的同步运动。他之所以能够用整整一天不知疲倦地在八米乘三米的大画面上作画,依靠的就是这样一种奇特的情绪而调动起来的体力。从这一意义上看,王义明的画是一种行动绘画,他之艺术实践,就是一种与行动密切相关的产物...

黄建成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环境设计艺委会副主任):义明的《转山记》是他文化判断和艺术态度的综合体,他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的。

岭南美术出版社:

转山之路是一种奇特的路,也是一条漫长的路。《转山记》是2016年王义明教授西藏之行,途经普兰、札达、珠峰、如美、甘孜的油画写生作品。《转山记》 借鉴西方现代主义与当代艺术,在西方现代油画与当代油画的理念影响下,因“看”的角度变化而进行艺术创作,用油画作品表述个人观念,在对写实技法的控制和个人符号的呈现方面,都表现出对油画语言的探索和独立思考,从而开阔了人们认识油画世界的视野。 作品恣意澎湃,色块明朗,用笔大胆,风格豪放。转山之路,是王义明教授的艺术实验和终极体验之路。

冯原

(建筑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今天我们在讨论王义明在西藏完成的这批画时,可以将他的这些画视作是他个人的心路历程,这一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从现代主义兴起之后,我们都会沿袭一个基本的思路,就是心灵主义之路,我们把所有艺术家的艺术表现都看成是艺术家自身的心路历程,所以我们看到一幅画,通常会反观艺术家的内心世界,这一点正好是我非常喜欢讨论的话题,那就是什么是艺术家的“内心世界”?因此,王义明的展览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我们今天去远方,我们把所有的考察的知识成果拿回来,其实沿袭了一个19世纪以来的人类学之路。

胡斌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藏区在新中国以来的艺术创作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主题,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对藏区的想象、猎奇和形象建构,以及由此对自身世界的心灵投射等。在当下,裹挟着这些外在的纷繁芜杂的流俗,藏区题材其实已经很难有什么新意。然而,当走近王义明的藏区创作时,我却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沉雄的力量和隽永的思想意涵。他所着力的是这个区域更为恒久的自然现象——雪峰流云、骄阳雨雾,当然也有经幡、寺庙、宫殿、村落等人文痕迹。但是所有这些都不是为了再现其形貌,而是因为置身其间而激发的一种情景交融,显示在画面上便是那跃动有如火焰的线和喷薄而出的色。他在绘画过程中的精神行迹。特别是他在海拔达四千多米的高原上铺开大尺幅的画布以色彩“起舞”时,这种身体在特殊地带的强烈感受与绘画行动产生原始的共振,从而具有了一种精神的仪式感。

本来来自浏阳日报

●【往下看,更多图文详情】●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浏阳画家的“转山记”"的资讯系原作者投稿或转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浏阳之窗无关,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浏阳画家"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