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被杀案,刘鑫是否构成犯罪?

2017-11-14 09:53 来源:律启科技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纵横杂谈 | 参与评论

江歌被杀案,刘鑫是否构成犯罪?

2016年11月3日凌晨,一名中国女子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公寓被杀。据悉,这名被害的女子系在日本留学的青岛女孩江歌,在日本读研究生。据多方消息证实,江歌是替同住的女友刘鑫挡住她的前男友而被杀的,凶手怀疑就是同住女友的前男友。江歌的母亲介绍,江歌脖颈处,身上多处刀伤,刀刀毙命,惨不忍睹。有媒体报道称,案发当日三人见面后,刘鑫男友一直纠缠刘鑫,江歌为保护刘鑫,让其先在屋内等待,江歌独自与其男友理论,后案发。

本来应该是举国同庆的双十一周末,却被一条充满血腥气息的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刘鑫,江歌带血的馄饨,好不好吃?”,这题目起的,真是让人有点反胃,接着很多关于这个案件的新闻、文章接踵而来:

“在日女生遇害案:江歌母亲应该原谅女儿的室友吗?”

“刘鑫去见了江歌的妈妈,人性最丑陋”

“江歌为她挡刀客死他乡,她却消失一年,如今终于站出来”

……

我们不是警方,也不是当事人,我们无法知晓案发当日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也不了解警方到底搜集到了哪些证据,但这个案件造成的社会舆论反响之热烈是客观存在的。身为普通的民众,我特别理解,其实每一位关心舆论时事的热心人士都有首一颗当法官的心,虽然不能着大家去审案,但笔者可以从理论层面带领大家就本案中刘鑫的行为引申的几个热点罪名讨论一下,如果发生在中国,依照中国的刑法,

类似的情况到底是怎么规定的?

1、伪证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五条 【伪证罪】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鉴定、记录、翻译,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记忆要点:伪证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能是在刑事诉讼中的证人、鉴定人、记录人和翻译人。

本案中,刘鑫的身份属于证人,符合特殊主体的要求,但从目前网上的资料和媒体的报道来看,是否有故意作虚假证明或意图隐匿罪证的行为并不确定。

2、包庇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 【窝藏、包庇罪】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犯前款罪,事前通谋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包庇罪与伪证罪同属于刑法“妨害司法罪”的章节中,与TVB剧里常见的“你涉嫌妨碍司法公证”是一个意思。是指行为人违反法律规定,使用各种方法妨害国家司法机关正常诉讼活动,破坏国家司法权的行使,情节严重的行为。 也就是说,本来人家公安局正常一个月能破的案子被他一搅和,一年还没有进展或者提供的线索根本就是错的,甚至造成误判的后果,具体包括打击报复证人罪、扰乱法庭秩序罪、窝藏、包庇罪、拒绝提供间谍犯罪证据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等。

刘鑫在案发后一直强调的是她只听到争吵和碰撞的声音,但隔着门板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她不知道凶手是谁,不管事实如何,她这套说辞确是可以成功把包庇罪绕开了。

3、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刑法上明确的罪名,刑法只有“故意杀人罪”,即: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是犯罪行为的表现形式分为“作为”和“不作为”两种,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分类,故意杀人罪就可以分为“作为”的故意杀人罪和“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了。

这个罪名应该是很多人最想扣在刘鑫头上的,作为一名法律专业工作者,我想提醒各位,见死不救≠不作为的故意杀人

首先,我们老百姓常说,不能见死不救,这是从道德层面上来说的,普通的见死不救只承担道德的谴责;

但是,负有特定义务的人如果见死不救,就可能涉嫌不作为的故意杀人了。比如两口子因家庭纠纷而与发生争执,妻子气愤服毒自杀,丈夫在现场未采取任何措施施以救助,而是放任妻子死亡结果的发生,那么,丈夫的这种行为就属于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

所以,构成本罪有三个条件要明确:

1)行为人负有某种积极行为的义务——应该做

2)行为人有履行特定义务的实际可能性而未履行——也能够做

3)行为人未履行特定义务的不作为行为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但是未做,且与结果的发生有因果关系。

什么意思呢?拿刘鑫这个事件举例:

首先,江歌是因为帮助刘鑫才面临危险的,从这个角度讲,刘鑫来江歌家躲避前男友的行为致使江歌处于危险状态,刘鑫对江歌是负有特定义务的,满足上述第一个条件;

但是,我们无法确定是否满足第二、第三个条件。在当时的情况下,刘鑫到底能不能够采取一定的措施帮助江歌脱离险境呢?我们不得而知。如果在江歌被害时,刘鑫可以通过开门让江歌进屋躲避就可以避免被杀,但她却没有这么做甚至把门反锁不让江歌进屋躲避,那就有可能构成犯罪的不作为;但如果由于某种原因而不具备履行该项求助行为的实际可能性(比如刘鑫曾对记者说江歌倒在了门前所以她无法打开门),则不构成犯罪的不作为……

根据现有案件信息和证据材料,从法律上来说,刘鑫或许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她逃避责任的行为给江歌妈妈以及其他亲人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江歌的遇害毕竟和她有联系,她在案发后想尽办法撇清关系的行为至少在道义上注定是要一直备受谴责的。

因为中国与日本尚未签订犯罪引渡条约,该案犯是在日本被逮捕的,所以是依据日本审判程序进行审判。据《法制晚报》介绍,本案将于2017年12月11日在东京开庭。根据日本法律,杀害一人很难判处死刑,但如果罪犯的罪行过大,民众呼声很高,凶手就可能被执以死刑。所以现在江歌妈妈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能让凶手被判死刑上面,并在微博上发起了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但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也无法挽回那一条青春鲜活的生命。

法律只能是事后救济,这个结论让人很无奈,愿逝者安息!最后想给所有不管是在海外奋斗的还是在国内打拼的小朋友们提个醒:

保护好自己!出了事儿,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去帮助别人!

女生遇到渣男、变态请立即分手、逃离、报警,不要想着以暴制暴、拼命还击一类逞强好胜的事,早报警,保平安!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江歌被杀,江歌"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