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警察一句“经济纠纷”,数百万设备毁于一旦

2017-12-28 11:31 来源:法制与社会 | 整理: 浏阳之窗 | 类别:纵横杂谈 | 参与评论

因3.5万借款,投资数百万的化工厂被几个混混“叫停”,企业报警,辖区派出所警察一句“经济纠纷”助长了来人的嚣张气焰,企业价值300万的设备被拆毁拉走,造成的损失无法估计。就在受害企业举报无门时,企业遭到二次洗劫,仅剩的储存罐亦被切割拉走。

当事人信访十六年,相关部门至今不予受理。

两笔赊借埋下隐患

1994年4月,在辽宁省盘锦市从事化工生产的企业厂长任文涛,听说吉林市船营区政府在招商引资方面政策宽松,任文涛经和同事们商量后决定把化工厂迁至吉林市船营区吉兴路45号。

为了加强投入,增大产出,任文涛鼓励和自己创业多年的几名老职工参与投资,并以投资多少分配股权。任文波、任文良、任丽琴、邢其林、刘英等多名职工总计筹资300万元,在吉林市兴建了吉林市吉田精细化工厂,生产甲苯二甲苯。

当时刚刚五十出头的任文涛对事业和前景充满干劲,为了增加产能,任文涛从天津大学引入设备和人才,产品产量一度超过预期。

产量好了,相关的配套就要跟上,任文涛决定把现有的2吨锅炉改换成4吨锅炉。经营钢材生意的周建功得知消息找上门来,提出收购2吨锅炉,为化工厂提供4吨锅炉。由于当时化工厂资金不足,任文涛向周建功表示,同意2吨换4吨中间找差价,人工费用单独核算,但周建功需借钱3.5万元给企业用于经营,周建功点头同意,并和化工厂的出纳员任丽琴办理了借款手续。

锅炉增大了,锅炉房就显得小了。1997年末,任文涛通过朋友孙某某从隋惠芳处赊来5.96万元的钢材用于扩建锅炉房,据任文涛称,当时的经手人是隋惠芳的女婿黄大伟。

两万欠款拆走两百万设备

据当时主管技术的副厂长邢其林介绍,2001年10月初,周建功找来社会上的混混马来义等十多人以任文涛借款未还为由到吉田精细化工厂闹事,化工厂的出纳员任丽琴将手中的1.3万元还给周建功,答应剩下的2.2万元会尽快偿还。

2001年10月30日,周建功、马来义带领20多人,有的剔着光头、有的光着膀子、有的刺着纹身,他们手持菜刀和铁棍冲进企业高喊:都给我停工,靠边站。我们是来拆厂子的,谁敢阻拦就让他脑袋开瓢!

现场工人吓坏了,躲的躲藏的藏,没有人敢不听。出纳员任丽琴战战兢兢把准备好的2.2万元钱捧上,周建功说“晚了”,叫嚣“必须拆设备”。负责技术的副厂长邢其林见来者不善,一路小跑,到距离企业六七百米远的黄旗派出所报案,接待邢厂长的赵姓警官说:你先回去,警察随后就到。

十多分钟之后,两名警察来到现场。

邢其林发现,来的警察似乎和马来义等人相熟,和马来义嘀咕几句,对邢其林说:“你们这是经济纠纷,去法院解决吧,我们管不了。”说完掉头走了。

看警察走了,周建功和马来义胆子更壮了,马来义调来吊车、铲车、板车。邢其林眼睁睁看着来人拆走了院内所有的设备及分离塔,最后只剩下巨大的储油罐留在空旷的院内。

千吨油罐被强行切割

2001年11月9日,邢其林清楚记得,他和任文波坐在门口的值班室里相对发愁,由于派出所不管,价值两百万的生产设备被周建功等人拆走却不知如何追讨。

\

船营区公安分局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两个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值班室的门被外面的人用力拉开,来人邢其林认识,是隋惠芳的女婿黄大伟。

黄大伟说,你们厂子欠我的钢材款不给,今天我必须拉走你们的油罐抵账。

任文波对黄大伟表示,企业经你手里拉走钢材不假,当时你说是你岳父的钢材,即使还钱也应该还给你岳父隋惠芳。

任文波和黄大伟说着说着撕扯到一起,趁着两个人厮打,邢其林想跑出去报警,刚跑出大门口,就被一个外号叫“小地主”的梁君琪截住一顿暴打。

据邢其林讲,梁君琪将他打倒在地后,和另一个光头把他拖进值班室,直接用锁头将他反锁在屋内。

黄大伟和来人用七八个切割枪按油罐原铁板的焊接缝,把油罐割开装上货车,9个原料储存罐,450吨的一个,120吨的4个,50吨的4个,造价123.7万元,全部被来人拆除卖掉。梁君琪现场监工,黄大伟押车送货,整整拆了三天三夜。

\

化工厂内并排的储存罐(图片由邢其林提供)

邢其林被锁在值班室内三天三夜不让出来,饿了投馒头,渴了投矿泉水。邢其林说:“我被锁在屋内,眼睁睁看着企业被暴徒洗劫,直到最后一块钢板装上车拉走,我才被他们放出值班室。”

邢其林忍者身上的伤痛,跑到黄旗派出所报警。

邢其林记得,那一天,接警的赵警官为他做完笔录,安排两名警察拉着邢其林去冯家屯钢材市场查找油罐拆解后的去向,在一家商铺前,他们看到了还没有卖掉的钢板。当时,前去的警察对钢板进行了确认,同时记下了商铺的名称和老板的名字,告诉邢其林先回医院看病,等待处理结果。

几天后,邢其林和厂长任文涛去黄旗派出所打听案件进展,接待的人说:“你们这是经济纠纷我们警察管不了,去法院解决吧。”

追债风波再次来袭

2010年10月18日,隋惠芳带着10多个人在孙某某的办公室找到任文涛,催要当年的5.96万元钢材欠款。

任文涛对隋惠芳称,因为这5.96万元的钢材款,黄大伟已拆走了化工厂所有的油罐。隋惠芳则称,黄大伟已经与他女儿离婚,拆走油罐属于黄大伟个人行为,任文涛当初拉走的是他的钢材,要求任文涛必须写下8万元钢材款欠据。任文涛表示,总计不到6万元的钢材款,并且已经还了黄大伟9千元,干嘛让写8万的欠据?

隋惠芳称,黄大伟已经与他女儿离婚,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交给黄大伟的钱不应该算到他的头上,至于拆解化工厂的油罐,更与他无关。5.96万元的钢材款,出具8万欠条,这么长时间了,加点利息合理合法。

无奈,在孙某某的办公室,任文涛写下了“欠隋惠芳8万元钢材款”的欠据,为了“万无一失”,隋惠芳再次提出由孙某某担保。

拿到任文涛的欠据之后,隋惠芳到当地的船营区人民法院以孙某某和任文涛欠款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庭上,隋惠芳称欠据上的欠款为孙某某所欠,一直未还,因孙某某与任文涛是好朋友,又有债务关系,任文涛同意代还才写下“欠据”。

孙某某称自己根本不欠隋惠芳钱,这8万元欠款是任文涛从隋惠芳手里赊钢材欠下的,当时自己同意为任文涛担保,并且在这期间分两次还了8000元的钢材款,一笔5000元,一笔3000元。

任文涛称,此欠条确为他本人所写,不过欠的不是8万,而是5.69万元,当时给隋的女婿黄大伟打了欠条,后期也还了黄大伟9000元钱。因为黄大伟和隋惠芳的女儿离婚了,隋才找到他提出当初企业赊的钢材是他的,逼着他写下了这张8万元的欠条。

任文涛称前后为隋惠芳和黄大伟各打了一张“欠条”。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审理认为,隋惠芳与任文涛口头买卖合同关系成立,合法有效,隋已经履行了供货义务,中间孙某某也为任文涛分两次还款8000元,故此,判决任文涛还应还款7.2万元及利息,孙某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于2011年 12月29日下达了(2010)船民初字第592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中未提及隋惠芳在起诉书中编织孙某某欠款的谎言。

公安分局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

任文涛、邢其林自企业被洗劫一空后,开始了漫长的信访之路,他们去了辖区的黄旗派出所、船营区公安分局、去了吉林市公安局,各级部门也多次找到相关涉事人员做了询问笔录,最后还是以“经济纠纷”拒绝立案。

2015年初,任文涛等人多次去吉林省公安厅信访,吉林省公安厅接到任文涛等人反映的情况后,责令吉林市公安局严查。

2015年5月27日,在吉林省公安厅的要求下,船营区公安局答应重新审查任文涛等人反映的企业被毁案。

周建功和黄大伟对公安部门表示与吉林市的吉田化工厂有“经济往来”,梁君琪则称有任文涛53.9万元的借款借条,警方要求梁出示,梁称“时间太久,找不到了”。

2015年10月29日,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向邢其林、任文涛出具了吉市船公刑不立字【2015】19号《不予立案通知书》,称“没有犯罪事实”。

任文涛、邢其林对19号《不予立案通知书》提出复议,船营区公安分局再次出具吉市船公刑不立字【2015】013号《刑事复议决定书》,维持了“通知书”的不予立案决定。两个人遂 向吉林市公安局递交了刑事复核申请。

2015年10月8日,吉林市公安局出具吉市公刑复核字【2015】028号《刑事复核决定书》,认为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局“吉市船公刑不立字【2015】013号《刑事复议决定书》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予以撤销。

2017年5月,记者来到了船营区公安分局黄旗派出所,该所所长表示,由于案件发生在十几年前,自己来这里任职时间不长,对案情不是很清楚,当时接待案件的赵警官已经调到区公安局,建议记者去找赵警官了解。

记者在区公安局见到了赵警官,提到任文涛的案子,赵警官依稀记得,称任文涛等人这些年没少来公安局反映情况,公安机关也做了多次调查,黄大伟、梁珺琪的确拆了他们的设备,黄大伟手里有任文涛出具的欠据,梁珺琪说任文涛欠他50多万欠款才拆他的企业。记者问赵警官是否看到梁珺琪所说的50多万“欠条”,赵警官回答“没看见”,梁珺琪说“丢了”。

据任文涛和邢其林反映,直到目前,他们的案子仍然“睡”在船营区公安局的办公室里。

面对记者任文涛和邢其林一脸愁容。“当年来这儿投资时才四十多岁,每个人的家庭都生活富足,小有积蓄,对前来吉林市船营区投资创业充满信心。而如今我们都已年过70了,就是因为投资化工企业遭遇不测,我们的生活都落得贫困潦倒甚至是妻离子散,有的人因为憋屈已经含恨离世了。”任文涛长长叹了口气:“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拆毁企业的这些暴徒受到法律的制裁。”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吉林盛唯律师事务所的王立君律师,王律师表示,欠款、赊物产生的经济纠纷应通过诉讼等合法的方式解决,以阻止企业生产、破坏企业设备的方式则构成了破坏生产经营罪,情节严重的可判7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将破坏的设备强行占为己有,则构成了抢劫罪,根据《刑法》第267条,抢夺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2017年12月20日,记者通过电话方式联系上船营区公安分局的一位局长,得知记者想解任文涛、邢其林企业被毁案的有关情况,该局长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转载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转自法制与社会http://www.fzyshcn.com/shyf/2017-12-27/45610.html

●【往下看,更多图文详情】●
浏阳之窗提示:这篇"吉林:警察一句“经济纠纷”,数百万设备毁于一旦"的资讯系原作者投稿或转自其他媒体,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浏阳之窗无关,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猜你还感兴趣:关于""的文章

大家都在看